joeh0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七海揚明 愛下-章七 炸魚薯條和天婦羅鑒賞-3ix3g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托马斯在帝国首都的游说取得的最大的成果是让帝国高层相信,英、荷两家东印度公司是商人而非爱国者,区别就在于是否愿意为了公司的经济利益放弃国家利益,显然,托马斯已经向帝国表明这是可以的。
妖精的尾巴之究极魔导士 拽拽的猩猩
密约的主要内容是,荷兰与英国两家东印度公司都在海外事务部这里得到了一个采购指标,这个指标主要是烟草、蔗糖、靛青、鲸鱼及其制品,而完成指标的地点在南非开普敦和南美南港两地,这两地港口会对两家东印度公司免税或者部分免税,而其在完成指标之后,就会获得在帝国诸港口的贸易权限。
也就是说,两家东印度公司要把帝国海外领地生产的商品带入国内市场,然后换取在东方进行港脚贸易的机会。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两家公司垄断了东方商品的进出口权限,帝国商人需要把这些商品运到里斯本,然后再由两国商人采购,在国内分销,这样情况下,南非和东非的蔗糖相较于加勒比地区的蔗糖,南港出产的烟草和靛青相较于北美出产的同类货物就没有价格优势,为了与两国再美洲殖民地的同类商品竞争,只能降低成本,降低利润。
而由两家东印度公司直接采购运入国内,分销价格会降低,而利润反而会提高,这样对南非和南美两地的发展是极为有利的,最重要的是,廉价的同质商品进入两国市场,很大程度上会打击两国海外殖民地的发展,而这也是帝国的主要目的。
托马斯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那又如何,只要公司赚钱了,谁管海外殖民地的死活,谁管两国是否经济受损,两家公司在海外能维护母国的利益,但母国能在东方保护公司的利益吗?
而第一批向两家东印度公司开放的港口之中,就包括了美洲的金州港,这也是无可奈何,美洲毕竟太远,任何连同两地的船只都会诞生宝贵的运力,哪怕利润会被外国人拿走,但是对美洲的发展仍然是弥足珍贵的。
“托马斯,你这是与我一起前往美洲吗?”李君威问道。
“是的,尊贵的殿下,如果您厌烦的话,我可以让飞翔号远远的跟着您,绝对不打搅您的旅途生活。”托马斯笑着说。
李君威摇摇头:“不,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的飞翔号是货运商船,而我的船队则是移民船,走的并非一条航线。”
一般来说,这个时节前往美洲的商船会在北纬四十度左右一路向东,抵达美洲,这被命名为大洋航线,这条航线自河川、海参崴和东方港之后,一路不经停任何港口,直接到美洲为止。
重生之医门毒女
但是移民船队却走的是珍珠链航线,也就是沿着后世的千岛群岛一直到勘察加半岛上的温泉港,然后再沿着弦月群岛(阿留申群岛)抵达美洲地区。虽然距离远一些,但沿途都有补给点,大部分航段可以靠岛链行进。
这就是货船和客船的区别,视野之中经常出现陆地对乘客的心情和安全感有帮助,而且沿途可以补充新鲜的淡水、燃料和食物,货船上的水手可以喝兑了酒的臭水过活,但乘客之中的老人、小孩和孕妇怎么能承受的了呢?
托马斯笑着说道:“我的飞翔号上没有什么要紧的货物,我们这次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贸易,更多的是为了探索航线,因此走珍珠链航线也是可以的。”
李君威笑了,他知道这只是说辞而已,托马斯赖在自己身边,肯定是和欧陆局势有关,任谁都知道,裕王远航美洲,绝对不只是为了视察海外领地这么简单,如果说欧洲即将爆发的战争帝国真的要参与的话,裕王肯定是最好的人选,作为未来战争的当事方,托马斯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但是李君威没有驱赶他,反正自己抵达美洲后,长时间内肯定会对付西班牙在美洲的殖民地,而帝国与西班牙多年未停战也是世人所共知的。
当船队从东方港启程的时候,又汇入了三艘船,一艘就是荷兰船飞翔号,另外两艘在则是本地船只,一艘的乘客是来自永宁、海西和北海三省的商人,在美洲行省化之后,他们嗅到了商机,也早知道美洲毛皮等资源很多,因此去冒险经商的,他们实际是一个船队,还有三艘满载工业制品、呢绒和钢锭的大肚子货船,只不过这三艘船走大洋航线,而他们乘坐的飞马号走珍珠链航线。
而最后一艘船则是来自虾夷地,这艘船排水量只不过三百四十吨的小型纵帆船上拥有两百二十四名乘客,全都是淘金客,他们原本在虾夷地某地淘金,可是当地的金沙资源已经枯竭,而在美洲的育空地区发现了淘金地,这些人匆匆赶去,因为新发现的淘金地就在珍珠链航线的末端,所以也走这条航线。
短短七天时间,船队抵达了温泉港,温泉港位于勘察加半岛上,这是附近唯一一座不冻港,因此也就成为了西北太平洋少有的捕鲸船母港,长宁号的上移民就是要发往这里的,原本这也是忠奸商田忠健的目的地,但是他现在已经追随了李君威,前往更遥远的美洲地区。
————
逆明逍遥记 我心无隙
在温泉港,移民船队进行了最后一轮休整,因为下一次上岸就是抵达美洲行省的时了,而且休整时间只有三天时间,因为四面八方的捕鲸船和商船都往这里汇聚,因此温泉港也没有多少泊位提供,但李君威可是抽空享受了这里的温泉,说起来,这也是当年赵军肃率船队开辟美洲领地的第一站。
而温泉港的百姓也知道了美洲育空地区发现淘金地的事,见到申京派遣这么大一支船队前往美洲,更是以为那是发财机会,因此在常住人口只有不到三千人的温泉港,就有三百七十多人上船,要前往美洲。
派遣船队自然不会接纳这些人,而其余船只就是来者不拒了,而托马斯的飞翔号仅仅是出售船票就赚了两千多两,为此还把原本要运到金州出售的商品之中的部分,主要是棉布,在本地直接低价发售了。
“接下来要走的就是弦月群岛,这条岛链与千岛群岛共同形成了珍珠链群岛,因为弦月群岛形如上弦月,因此而得名,而在这条岛链上一共有七个补给点……..。”
虽然田忠健留在了李君威身边,但是长宁号却必须在本地停下,李君威衡量过后,发现托马斯的飞翔号状况还算不错,所以以这艘船为坐舰,堂而皇之的抢了托马斯的卧室,在会议室内,侍卫长李素向李君威和托马斯介绍着接下来的航线。
李素曾经作为皇室特使前去美洲,操办美洲开发三十周年的纪念活动,因此对沿路是比较熟悉的。
“难以置信,你们竟然在如此荒凉的群岛上拥有这么多的补给点,难怪贵国可以在短短几十年的时间里就在美洲拥有如此广袤的土地几十万人口。”托马斯惊叹道。
珍珠链上的补给点分为两部分,千岛群岛上是自发形成的,因为这里是北海道渔场所在,大一点的岛屿上都是渔业点,存储物资、加工鲸鱼、鳕鱼等等,但弦月群岛就不行了,主要是距离人口密集区太远了,在此作业的渔船都是数百吨的远洋渔船,一些大型的捕鲸船本身就携带燃料和炼油炉,在船上就能加工,根本就不用靠岸,但是为了维持本土与美洲最安全的珍珠链航线,内阁与北海三省及当时的美洲开发公司合作设立了这些补给点。
每个补给点上都有北海三省的特权商人负责经营维护,他们拥有捕鲸、毛皮特权,这也是附近最值钱的资源,弦月群岛及周围岛屿及陆地沿岸有出身毛皮的海獭、海豹、北极狐,出产牙齿和油脂,而且也是各类鲸鱼的密集区域,商人们要想获得某地的捕猎权限,就要在设定的岛屿上建立补给点。
补给点必须满足诸多条件,标准由美洲开发公司制定,首先就是要在拥有避风、泊船的港湾附近,最好临近河流或者拥有淡水资源,必须建立可以储存帆布、木料和煤炭等物资的仓库。原因就在于弦月群岛风力很大,倒是沿岸的绝大部分岛屿都没有树木,没有树木就没有修船的木材,也没有燃料,因此必须提前储存木材和煤炭。
龍血之王 三七分
靠近温泉港的三个补给点由特权商负责一切,而靠近美洲的,则由美洲开发公司负责运输物资抵达。
这一套工程已经运行了十四年,事实证明非常有效,而七个补给点也都形成了渔港或者贸易小镇,最多的人口达到了三百人,最少的也有六十多人。
“殿下,您这是…….。”几个人正聊着关于弦月群岛的事,就见厨子和帮佣走了进来,虽然李君威换了船,但是厨子却没有换,而是随船而来,所以无论是托马斯还是田忠健,都跟着吃了很多航行之中难得的美味。
厨子把火炉摆在了会议室里,当然,这里原本就兼做餐厅,而桌上的海图被收拾出来,摆上了一些配料,而厨子已经开始收拾从温泉港买的土豆,但是土豆都是窖藏了一个冬季的,并没有那么新鲜。
“托马斯,下一站是鳕鱼岛,你听这个名字就知道,那里有富裕的鳕鱼资源,虽然这里的鳕鱼没有你们英国人在北海和纽芬兰捕捉的那么大,达到了两百多斤,但仍然是美味的鳕鱼,而我们今天的食物则是炸鱼薯条,只要到岸,就立刻把新鲜鳕鱼带上来加工。
对了,你们英国人应该很喜欢吃炸鱼薯条吧。”李君威最后问道。
托马斯想了想:“确实,我们英国人喜欢吃土豆,也喜欢吃炸鱼,但是炸鱼薯条一起吃却比较少见,在伦敦的时候,我见过犹太人这么吃过。”
李君威笑了:“那就好,土豆是英国中下层百姓的主要食物之一,而鳕鱼则是英国人主要的油脂肉类来源,只不过我们这里众口难调,所以只能相互将就。”
说着,李君威起身进行介绍:“英国人喜欢用牛脂炸鱼吃,可惜,没有牛脂,但是在温泉港我们买到了新榨的花生油,这是我们中国人的口味,所以你们就将就我吧,但是为了托马斯爵士的口味,我让人准备番茄酱、盐和香醋,好在你不是苏格兰人,因为苏格兰人爱吃白醋,这里并没有。
至于你,田忠健,你可以用天妇罗酱油来调味,这是你们的日本口味…….。”
李君威热络介绍着,这也难怪,远航是很折磨人的,必须没话找话,健谈的人才不容易抑郁,而健谈也需要话题的,所以也要没事找事,而田忠健得到如此款待,已经热泪盈眶,但托马斯却神情有些不对,裕王对英国太了解了,虽然其中一些有些以讹传讹,但显然他很了解,但是现在的境况下,裕王表现的对英国越了解,托马斯就越心慌。
但是等李君威介绍完,仍然没有抵达鳕鱼岛,他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田忠健说:“裕王殿下,不如小的给您炸一点天妇罗吃吧,我们日本把所有面糊炸的菜都叫天妇罗。”
“是吗,那就先弄一点。”
船上的蔬菜并不很多,虽然沿途补给,但现在是夏季,北方却刚刚雪化,补给的也是冬储蔬菜,洋葱、南瓜、冬瓜是主要的,但船上有很多干菜或者干果,柿子干、豆腐干、梅菜干甚至于馒头都可以用来炸天妇罗。
都市小子會煉器
煙火的季節
田忠健一边操作一边回忆小时候,实际他手艺不错,炸天妇罗也是小时候的美味,因为在日本肉是很贵的,也没有便宜的植物油,一直到倒幕战争之中,来自帝国南洋地区的便宜棕榈油进入日本沿海港口,天妇罗这类油炸食物才渐渐出现。
“王爷您看那座山,鳕鱼岛到了。”李素指着玻璃窗外的一座小山,说道。
随之而来的是船队里的欢呼,因为大家知道要在这里补给,停留一整天,虽然不允许下船歇息,但是趁着白天到陆地走一走也是难得。
当飞翔号转过一道海岬,瞭望手忽然敲响了桅杆上的警钟:“遇敌!遇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