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fyx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日月風華 沙漠-第四六八章 脫骨分享-71z02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淮阳侯发话,朱东山只能拱手道:“侯爷放心,下官定当全力彻查。”又向秦逍道:“秦逍,今日死伤人数众多,你随本官回刑部,将此事详细禀明。”
最強熱血教師
秦逍道:“朱大人,卑职是否可以明日去往刑部?”
“为何要明日?”朱东山皱起眉头。
“如果大人让卑职今日前往刑部,卑职自然会将所有的事情详细禀明,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秦逍故意将最后一句话咬重:“只是这位顾家姐姐今日被青衣堂绑架而来,受了惊吓,卑职想先送她回去。”
朱东山道:“她也是涉案之人,一同去往刑部便是,不急着回家。”
“朱大人,这位娘子确实受到惊吓。”淮阳侯心下着急,只担心秦逍一到刑部就将自己方才写的罪状交出,立刻道:“你看她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就算到了刑部,也不好询问。依本侯之见,先处理蒋千行的尸首,明日再让秦逍去说明情况,今天就先让他们回去。”
他对刑部自然也是颇为了解,晓得刑部是一群疯子,那血阎王六亲不认,查办了多少朝廷的达官重臣,如果罪状书落在刑部手中,血阎王未必不敢对自己动手。
朱东山眼中显出一丝差异之色,似乎想不到淮阳侯竟然会为秦逍说话,但这一丝异色一闪而过,刑部侍郎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恭敬道:“既然小侯爷这样说,下官自当从命。”向秦逍道:“秦逍,你明日带着她去刑部。”
秦逍也不多言,拱了拱手,带着秋娘向前走。
青衣帮众一个个盯着秦逍,恨之入骨,但这些人已经见识过秦逍的厉害,谁敢上前一步。
细雨之中,秦逍带着秋娘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甚至没有回头,走到百步巷,秦逍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很快就听到马蹄声响,黑霸王从巷口如风般奔过来。
百步巷的地面上,虽然受伤的青衣帮众都被扶走处理伤势,但残肢断臂却还没有清理,而且血水兀自地面上流淌,雨水一时无法将血水完全冲干净。
秦逍拾起自己那身沾满鲜血的官袍,瞧见先前被自己丢下的那把卷了口的菜刀,也拿了起来,塞进自己腰后,这才扶着秋娘上了马,自己随后翻身上马,这时候终于回头看了一眼,望着那高高的青衣楼,唇角泛起一丝轻蔑笑意。
他很清楚,今日自己独闯虎穴,砍伤几十名青衣帮众倒也罢了,可是杀死蒋千行,定然让青衣堂受到重创。
今日一战,青衣堂实力大衰,最高兴的人恐怕是一直与青衣堂敌对的太平会。
骏马在雨中如风般,一路疾冲,回到苦水巷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良人无忧
顾白衣依然没有回来,秦逍知道京都各司衙门因为兵部甲库署一案,大都不允许衙门里的官吏离开,兵部上下官员便是如此,而京都府与刑部和大理寺乃是大唐三法司,顾白衣身在京都府,被留在衙门里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秦逍先下了马来,这才将秋娘扶下,感觉秋娘身上瑟瑟发抖,只以为她对今日之事心有余悸,柔声道:“咱们回家了,已经没事了。”
跟我玩,陰死妳
雨水打湿了秋娘秀发,发丝贴在脸颊,秦逍瞧见她脸色略有些苍白,忽然意识到自己体质奇佳,些许雨水对自己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但秋娘却是柔弱女子,受惊之后又被淋了雨,身体肯定是吃不消,果然秋娘只走了一步,脚下一软,便要摔倒,秦逍急忙扶住,担心道:“秋娘姐,你怎样?”
秋娘勉强一笑,道:“我…..我没事!”但声音却有气无力。
秦逍自责考虑不周,先不管其他,扶着秋娘过去打开门,到了屋里,天色已晚,屋里一片漆黑,秦逍先扶秋娘坐下,过去点了灯,灯火亮起,秦逍回过头,却见秋娘双臂抱在胸前,坐在马登上身体蜷缩着,急忙道:“是不是很冷?”
“别…..别担心。”秋娘勉强笑道:“就是脑袋有些疼,歇一下就好……!”说话之时,牙关微磕。
她浑身上下被雨水淋湿,今日一大早出门就是要去撑船,所以穿的不多,被雨水打湿的衣襟贴着肌肤,倒是完全将她美好的身段完全勾勒出来,只是身体瑟瑟发抖,显然是冻得不轻。
“我去烧水。”秦逍忙道:“你赶紧回屋换衣裳,待会儿热水洗一洗。”
秋娘也知道自己如果继续穿着一身湿衣服,受寒会更重,勉强站起,却是觉得头重脚轻,身体虚浮,却又害怕秦逍担心,强撑着走到自己的房门前,想到什么,回头道:“你去白衣屋里找…..找身衣衫赶紧…..赶紧换上,别…..别受凉……!”
“好。”秦逍催促道:“你快换衣衫。”知道淋湿过后的衣衫都是冷水,穿在身上,冷水裹着全身,只会愈发严重。
等秋娘进屋之后,秦逍也顾不得换衣衫,直接到了厨房,生火烧水,刚刚生好火,就听到秋娘房里传来响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摔倒,立刻冲到秋娘房门前,问道:“秋娘姐,怎么了?”
“没…..没事…..!”秋娘声音明显不对劲,秦逍虽然觉得有些冒昧,但很是担心,见得房门没有关严实,推门进去,屋里没有点灯,但依稀看到秋娘躺在地上,房里的椅子也倒在地上,抢上前去,急道:“摔倒哪里没有?”便要去扶起秋娘,还没靠近,秋娘已经急道:“别…..别过来…..!”
秦逍一怔,但瞬间就明白过来。
秋娘明显是在换衣衫的时候摔倒,湿衣服都已经脱下,可是干净衣服却没能穿好,依稀看到秋娘只穿了一条贴身的短裤,两条瓷实雪白的长腿露在外面,上面白花花一片,竟是不着片襟,秦逍进来一瞬间,秋娘勉强扯过一件衣衫挡住了胸脯,但两条瓷实的腿儿一时间却无法挡住。
秦逍顿时有些尴尬,急忙转身,担心道:“有没有摔倒哪里?”
后面淅淅索索传来声音,忽听得秋娘低声呻吟了一下,似乎有些痛苦,秦逍更是着急:“怎么了?”
“我…..我胳膊好疼。”秋娘轻声道:“一动…..一动就疼,动不了……!”
“哪只胳膊?”
“右……右边!”秋娘似乎在忍着疼痛:“我…..我刚才脚下打滑,撞在椅子上….!”
農民神醫
万古武仙 叶度幻枫
秦逍着急道:“那你可不可以自己穿衣服?再不穿上衣服,待会儿一定会生病。”
后面又传来响动,秋娘“哎哟”又轻叫了一声,痛苦道:“胳膊…..胳膊断了……!”
秦逍知道秋娘定然是先前全身乏力,脚下打滑后,却又刚好撞在椅子上,应该是肩骨折了,如果当真如此,那手臂自然是无法动弹,要自己将衣服穿上几无可能。
秦逍微一犹豫,终是一咬牙,不再犹豫,转身直接向秋娘走过去,秋娘见秦逍走过来,更是吃惊,急道:“别…..别过来,我…..我衣服没穿好…..!”
“秋娘姐,对不住了。”秦逍靠近过去,拿过秋娘准备好的干净外衫,盖在秋娘的身上,蹲下道:“你肩骨折了,先不能动,否则会更严重,我先抱你上床,帮你将骨头接好。”
他当初在龟城甲字监的时候,与关在里面的囚犯都是相处的十分融洽,闲来无事的时候,和那帮各有能耐的囚犯学本事,其中就有大夫犯案被关在其中,虽然诊断疑难杂症他还远不够火候,但是一些最常见的小病小灾他还是能够轻松应付。
其中接骨之术便是其中之一,因为不慎摔倒骨头脱落的人并不在少数,所以接骨术也是许多大夫的常见本领,秦逍当初就跟着大夫学习过接骨术。
他知道秋娘肩骨脱落倒不是什么大事,但这时候却万不能剧烈动作,否则很容易造成骨膜受伤,只要能够保持手臂不剧烈动作,自己完全可以将她的肩骨接上。
也正因如此,接骨之前,自然是不能换上衣服,换衣服的时候,手臂自然要动作,只会加重伤势。
秋娘显然年纪不小,却从未有过男女之事,自己现在这副样子,自然不敢让男人看到,只能道:“我还没…..没穿好衣服……!”
“你骨节脱落,如果这时候换衣服,伤势会加重。”秦逍轻声道:“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手臂更不要动,我抱你上床,盖好被子,防止着凉,我学过接骨术,可以帮你接好肩骨。”
秋娘自然相信秦逍的话,他既说会接骨,自然不假,可是自己这幅模样被秦逍抱起来,实在有些尴尬,还没多想,秦逍已经低声道:“对不住了。”也不多言,小心翼翼将秋娘横抱起来,一只手托起秋娘两条腿儿,肌肤接触,只觉得秋娘身上发凉,但那瓷实的腿上肌肤光滑紧绷,充满了弹性,知道她常年撑船,两条腿却是饱实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