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9m6优美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 ptt-一六三 解瞌睡西門開講,大揭露金蓮虐童展示-04ndh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4场第1场次——西门庆讲评书——虐待儿童的潘金莲。
花璟末看武颖儿已踏实、安稳地睡去了,这时手机嗡嗡地震动了,显示屏上是白天鹅:
“喂,丽华!”
“璟末,爸爸失踪已经二十四小时了,是不是可以到派出所报案了?”
“不用了,爸爸的下落我已查明,他的事你交给我就好了。”
“啊?你找到爸爸了吗?让我和他通个电话!他还好吗?”
“丽华,我在开车,爸爸……睡着了,相信我好吗?一定还你一个毫发未伤的爸爸!你今天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请个假在家休息吧!我挂了啊,忙。”
花璟末又开了一个小时的车,两眼皮沉重,一直打架,正在迷迷瞪瞪、支撑不住、危险地驾驶中时,心里的一个声音尖利地响了起来:
“老九,你喝酒了吗?”
絕塞傳烽錄 梁羽生
“哪有心情?哪有时间喝酒啊?”
“那你怎么醉驾的厉害?这里多亏是郊外,路上人烟稀少,机动车更是凤毛麟角得少,你已经醉驾了好长时间了!”
“我……我这两天只眯了一两个小时,成功救出了武颖儿,探得了白父的下落,精神头一下子松弛了下来,这会儿迷糊的厉害。”
“老九啊!早说嘛!瞌睡了有我的黄段子给你解解乏,让你瞬间活力四射,像打了鸡血似的!”
“打住啊!你省省力气吧!让你那些黄段子在你心里发霉变烂,不要拿出来祸害世人。”
“老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什么叫祸害人?我这是救你的命好不好?”
连锁
“从头到尾你都是来祸害我的,还救我?”
玫瑰帶刺
“老九,你累糊涂了吧?你若睡着了,车开到沟里去了,你和那个武颖儿就黄泉有伴了。可是伤不到我这个魂灵的一丝半缕,你说我不是救你吗?”
“要讲你就讲吧!”
“看把你吓得,我给你讲个关于后座上武颖儿的故事吧!”
花璟末在心里叹了口气:
“讲她?你是想变着法的讲你和潘金莲鬼混的事了吧?”
“老九,你老是门缝里把人看扁了。我就给你揭发一下这个潘金莲虐待儿童的虐行吧!”
“翻潘金莲的老底,要从根子上讲起,才听得明白,对她这种人才有一个清楚的了解!下面我就来一段评书,给你解解乏,好有注意力开车!”
西门庆评书开讲——潘金莲虐童案:
话说我西门庆曾经是风光无限好,要财有财,想权得官,贪色收美,什么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和各色各样的美人全插入我这个金瓶子里。
可是偏有命运多舛这一说,我西门庆也有兵败命丧的那一天,沦为今日的说书逗乐人。
那些美女花朵似的插在我的瓶子里,也是无根之木,落得枯萎加凋零。
末日屍歌 廢爵爺
话说,自古红颜多薄命,那潘金莲也难逃脱这一宿命论。列位听官,请听我慢慢讲来!
她生于贫苦的城南外潘裁缝家,自幼生的漂亮,早年丧父,当娘的养活不过。
九岁时以三两银子卖入豪门王招宣府充当家伎,她天资聪颖,悟性高,品丝弹竹、读书识字、女工针线无不精通。
劍聖傳說之赤炎劍 毆打王
长大成人后,更是出落的眉清目秀,袅袅婷婷。后又被转卖到土财主张大户家中,张大户有家私万贯,房屋百间,他一树梨花压海棠——强行占有了潘金莲。
雇傭兵皇後:皇上,本宮罩妳
六十多岁的张大户是一个典型的妻管严,他畏惧于妻子的河东狮吼,迫于妻威,不得不把潘金莲嫁出去。
可是,姜还是老的辣啊!他既要哄得老婆高兴,又要能继续淫占潘金莲。便给她寻了一个穷得叮当响,被人称为三寸钉枯树皮的武大郎。
他想了一条妙计,拴住了潘金莲,成全了自己的欲望,也催化了自己的归期。
前世琉璃醉今生
他给那个武大送媳妇,又送屋子,把他们安排在自己不用的几间屋子,让潘金莲出嫁不离家。
就这样死死扣住了尤物,又美美得了一个善名。
只是苦了月老他老人家,跟着这桩婚事挨了不少骂,耳朵烧了好几年。哪个街坊邻居、男女老少谁不骂月老瞎了眼?
什么一朵玫瑰花硬是插在了牛粪上,什么一棵弄白菜硬是让猪啃了,什么一朵桃花落在了臭水沟里,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列位听官,你说月老冤不冤、苦不苦?
咳,与月老同样又冤又苦的还有武大前房妻子生的女儿——武颖儿。
这姑娘跟着武大风里来雨里去,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吃不饱,穿不暖,长得也瘦瘦小小,人叫她——小豆芽。
这孩子花骨朵样的好年华,就这样落在了从小缺爱、长大缺怜悯之心的潘金莲手里,越发的清瘦。非打即骂,吃家法是家常便饭。
除过肉体上的虐待,还有精神上的摧残。
一是——数黄豆。张大户遇上老婆走娘家或出门的日子。哧溜一下,就溜进了潘金莲的屋子。
我在回憶裏患過傷風 世代風流
这个时候,您肯定要问了,武大呢?这还用问,挑着担子卖炊饼去了,和那个卖脆梨的乔诨哥,炊饼……脆梨,炊饼……脆梨,炊饼炊饼……脆梨脆梨……喊得正有节奏,正好听着呢!
您怕是又要问,那还不是有个孩子呢嘛,就是八九岁的小豆芽啊?这个您问着了,她正被潘金莲喝令,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捡黄豆、数黄豆呢!
张大户一进来,潘金莲就端着一簸箕黄豆进了武颖儿的房子,呼啦一声全倒在地上,手插腰大发淫威:
“去,给老娘捡豆子、数豆子去,捡不完、数不清,老娘揭了你的皮!”
一个小姑娘家家美好的童年,被这辣手摧花整治的要多悲惨,有多悲惨,全用来捡豆子、数豆子了。
二是——做帮凶。列位听官,武大在生意小伙伴乔诨哥的告密、撺掇下,知道了自己的帽子又绿了,连带着耳朵梢子,脖颈喉结,都绿得不要不要的。
乔诨哥,人小鬼大,给武大定了一个捉奸计。
倒是捉奸成双了,俩人赤膊裸体……
可是,那躲在床下、屁股向外、平沙落雁式、缺理胆怯的西门庆架不住潘金莲的言语讥讽、挑拨,胡乱穿了衣服,猛打开了门,朝着武大就是一记重力踹心窝!
武大从此卧病不起,缺食少汤。这个潘金莲又对着武颖儿又是一顿恐吓:
“你这个小豆芽,小蹄子,小娼妇,敢给你那个鬼爹一口水喝,我就打你个半死,并卖你到窑子里去当妓女。”
可怜的小豆芽,早被她打得吓破了胆,不敢靠近武大病床一步,被迫成了害死自己亲爹的帮凶,眼睁睁地看着潘金莲说:
“大郎,该喝药了!”
三是——出气筒。话说武大死了三日后,潘金莲就把武大的东西处理的一干二净。收拾好屋子,打扮好自己,专一把西门庆伺候地赛过活神仙。
列位听官,好饭架不住三天吃。过了十天半个月,那西门庆对这鲜味也腻歪了。不常来了,不常来了,她无事咋办?
你看咱们现在有些单位里、公司里都设有情绪宣泄室,朝着那橡胶人把他想象成一切可恨的人,一顿猛揍。
咳~这个潘金莲,早早就会了这招,她更狠,在家里设了宣泄室,对着真人肉体无所不用其极。
说,我给大官人做的蒸饺怎么少了一个?是不是你偷吃的?
姨娘,颖儿不敢,颖儿就是饿死,也不敢偷吃,一定是姨娘数错了数。
好个毛丫头,敢顶嘴,今天我非拿锥子,戳烂你的嘴不可!
……
西门庆在花璟末心里讲的这段评书,阴阳顿挫,感情充沛,角色扮演各具特色,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骂,一会儿浪,完全能给个9.9分的好评!
十二分的解了花璟末的瞌睡,他朝窗外一看,目的地到了——抿县县城,遂呼唤后座的姑娘:
“颖儿,醒醒,到地方了,吃个热饭,你好好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