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71u精品都市异能 天唐錦繡-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冤家路窄看書-krpps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一个时辰之前。
毕业,如何安放我们的青春
都护府衙署之中,长孙明饮着茶水,琢磨着自己谋算的计划,一环一环一扣一扣都推敲了一遍,却发觉以往天衣无缝的计划,此刻推敲起来却诸多破绽,似乎到处都是漏洞。
最为重要的便是房俊这忽如其来的封锁交河城这一手,其背后之用意着实令人越想越惊骇。
他当真仅只是为了防止右屯卫之行踪信息从交河城外泄?
关陇门阀盘踞西域多年,上上下下各方渗透,盘根错节底蕴极深,似房俊这等人物,岂能单纯的以为封锁了交河城的四门,便将关陇门阀的势力困在城中,无法向外传递?
亦或是深藏着图谋,知悉自己这边的谋算之后故意打草惊蛇,迫使自己急早发动?
縱情少年
若果真如此,说不定此刻右屯卫根本并未待在阿拉沟,而是已经针对突厥人即将发动的突袭展开了行动。
一旦突厥人未能如预想那般歼灭右屯卫、刺杀房俊,甚至阿拉伯人亦因为右屯卫早有防范而未竟全功,那么到时候逃出生天的右屯卫不可能不俘虏突厥人甚至阿拉伯人,将有大把的俘虏会指认他长孙明,指认关陇门阀在背后的谋算……
这是绝对不容许出现的。
之前种种蛛丝马迹只是猜测,纵然关陇贵族要为此负责,也不至于落入极端之境地。可一旦有了突厥人乃至于阿拉伯人的供词,甚至双方来往之书信被右屯卫缴获,那么关陇门阀面临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到那个时候,没人能够压制李二陛下的怒火,也没有能够压制天下的汹汹舆情,即便面临着江山动荡之风险,也势必要将关陇门阀治罪。
最为严重的是,此事一旦坐实,吏笔如刀,关陇门阀将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千秋万代承受天下人的唾骂,子子孙孙生生世世都要背负一个“叛国”“内奸”之骂名……
想到这里,长孙明哪里还坐得住?
边缘 张海录
仙界之尊
不是狗是狐狸
—————
一边埋怨着长安城中家族居然给于这样一个愚蠢之任务,一边将自己的亲兵部曲都召集过来,不过想了想,又将大部分人斥退。
人数太多,目标太大,谁知道这衙署之中到底又没有李孝恭安插的眼线?万一得知自己从密道离开,衔尾追杀,那可就麻烦了。
为了不引人注目,长孙明只带了两个心腹,简单备了一些清水干粮,便打开签押房中的密道入口钻了进去。
……
茫茫风雪之中,长孙明带着两个心腹向着白水镇方向疾行。
他并不太担心突厥人那边,突厥与大唐对抗多年,彼此知根知底,纵然局势有变也会有从容之能力予以应变,至多也不过是沿着山口返回博格达山以北,一击不中远遁千里,右屯卫根本没奈何。
但阿拉伯人不同。
这些胡人对于西域腹心之地缺乏认知,尤其是白水镇位于南北天下交通枢纽,路况地势极其复杂,看似到处都是路,实则每一条路都不一定能够顺畅返回西边,一旦钻进右屯卫之包围,插翅难逃。
他现在愈发觉得家族引诱阿拉伯人入寇西域是一件大错特错之事,先是长孙濬死于这条路上,后是长孙汉误中薛仁贵之计策导致阿拉伯人损兵折将对长孙家怨声载道,如今又留下这样一桩极有可能导致关陇门阀彻底成为“卖国贼”的骑兵……
北风呼号,雪花如席。
没膝的积雪使得行进间异常费力,极大的消耗体力。长孙明自认体力不错,但是每行走一个时辰都要寻找一个背风之地歇息一番,喝一些水补充体力。这般且歇且行,降至申时时分天色已然全部黑下去,尚且距离白水镇有数十里之遥。
长孙明瞅了瞅天色,觉得双腿酸软,喘息几声,道:“寻一处地方歇一歇吧,吃些东西补充体力。”
“喏!”
两个心腹也累得够呛,在黑夜里又走了一段,便见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块突兀的岩石,北边呈半月状,有一个凹陷,乃是绝佳的背风之处。
“参军,那处如何?”
“也好,歇息一下便继续赶路。”
“喏!”
三人加快脚步抵达岩石处,顿在凹陷之中,发现果然是一个绝佳的背风之地。
其中一个心腹拿出清水和食物,晃了晃水囊,道:“出来的时候紧急,未曾寻到酒水,这清水已经冻成冰块了。待吾去寻一些枯枝生堆篝火将冰烤化,也好取暖。”
长孙明抬眼看了看四周漆黑的夜色,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鹅毛一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心想这等时候也不必担心泄露行藏,而且若无清水饮用,嗓子都快冒烟儿了,吃地上的冰雪又容易患病,便颔首应允。
那人出去转了大半天,好不容易寻了一些枯枝干草,堆在地上拢成一堆,吹燃火折子将其点燃。
橘黄色的火光亮起,使得这处山石凹陷之处温度也提升起来,固然头顶大雪依旧簌簌落下,却着实暖和了许多。
长孙明将水囊放在火上烤着,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伸脚提了一下,非但未能踢动,反而将脚踢得生疼,不由吩咐道:“雪下边有东西,汝二人将其挪走。”
总共就这么大的地方,挤了三个人已经到了极限,接过脚底下有东西疙疙绊绊,着实烦人。
嫡女有毒:废材小姐不好惹
一个心腹便起身,先将积雪用戴着厚厚手套的手扒拉开,便见到学下面露出一片衣角,看上去似是安西军的军服……
绝色狐妖之魅惑天下 妍小夕
三人都看得真切,瞬间一愣。
长孙明旋即面色大变,将水囊丢在一旁,三人一起将积雪扒拉开,便见到雪下面埋着一个人,火光照在铁青冷硬的脸上,那一蓬大胡子使得其中一个心腹打了个寒颤,失声道:“这是侯莫陈将军身边的亲兵!”
“灭火!”
长孙明一颗心瞬间揪起,一股不详的预感袭上心头,赶紧用雪将篝火湮灭,这处岩石凹陷之处顿时陷入黑暗。
长孙明吩咐道:“搜一搜他身上,看看是否有书信印鉴!”
既然是侯莫陈的亲兵,自然是之前侯莫陈派去跟阿拉伯人接洽的那一拨,这人死在这里甚为蹊跷,如果书信印鉴全部丢失……
一个心腹奓着胆子凑到近前,将手伸向尸体胸前。
这等天气纵然石头都给冻裂了,这尸体自然坚硬如石、寒冷如冰,手掌在冷硬的尸体胸前摸索,令人毛骨悚然。
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搜了一遍,那心腹道:“什么都没有!”
长孙明一颗心登时沉下去,既然这人死在前往白水镇的半途,且身上的书信印鉴尽皆丢失,很显然阿拉伯人的行踪已然败露。
他哪里还敢停留?
当即起身道:“即刻赶往白水镇!”
最害怕的便是阿拉伯人的行踪败露,然后遭遇右屯卫的突袭,接过怕什么来什么,还真就是阿拉伯人这边出了岔子……
两个心腹当即将水囊带上,又将食物背负在身上,其中一人抬脚走出岩石凹陷之处,忽闻轻微的“嘣”的一声,与耳畔的风声与扑面而来的雪花一起传来,紧接着,一支弩箭穿越风雪在黑暗之中陡然出现,闪着一道黑光便直直的钉进那人的胸膛。
太虛神話 寂寥
那人惨叫一声,仰天跌倒。
……
从白水镇出来,卫鹰回头看了一眼屹立于风雪之中的关隘,便加快脚步带着同伴走进风雪之中。
阿拉伯人此去阿拉沟,无论何等情形,他若是跟随在侧都势必难有一个好下场。他自然不怕死,可是这般死法却全无价值。还是应当赶紧回到阿拉沟面见房俊,将形势述说一番,然后与袍泽一起战斗。
天色渐渐黑下去,风雪愈发肆虐。
卿心冉冉 鏡中影
走了块两个时辰,两人有些吃不消,这等雪地里长途跋涉最是消耗体力。
卫鹰看了看天色,琢磨着阿拉伯人不可能即刻拔营出发,自己的时间应该还算是充裕,便提议道:“记得先前那处岩石么?的确是个背风的好地方,咱们就去那边!”
同伴明显有些抵触,小声道:“可那里还有死人呢……”
前夫
卫鹰瞪他一眼,嘲笑道:“咱们见过的死人还少了?那大胡子活着的时候咱们尚且不怕,难不成变成鬼就长能耐了?当真成了鬼,老子一刀再送他去投胎!”
同伴不敢多说,两人便在风雪之中抹黑深一脚浅一脚,向着记忆之中那块突兀的岩石走去。
结果距离那岩石还有一段距离,便见到一蓬火光自岩石之后的凹陷之处亮起……
两人赶紧顿在雪地之中,互视一眼,面面相觑。
卫鹰奇道:“这个时候怎还会有人连夜赶路,且走这条路?”
同伴道:“咱们该不会又撞上一条大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