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線上看-第十四章 枯榮鑒賞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小說推薦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我的手机可能穿越了
第十四章枯荣
夜幕返程。
诗媛睡在孙狸的怀里。
也不知是从哪调来了一部宽敞的旅行房车?
父母和舅舅、大伯这些直系亲属,都在这辆十座的宽敞房车里面。
“这是从哪调来的?”
“你父亲的藏品。”胡虎小声说:“这是德国产的改装型的野外房车,安全性能和舒适性能很平衡。”
“也就意味着其他方面存在问题喽?”
面对吴奇的询问,胡虎点了点头说:“油耗太高了,造假也太贵。”
“哦,那就没事了。”
吴奇耸了耸肩说道。
他不是一个追求低碳排放的人……
西方环保论调听听就好了!
澳大利亚和美利坚的山火每年造成的碳排放量,比国际上碳排放倒数一百五十个国家加在一起总和都多!
减少碳排放,首先应该先熄灭了全球的火山,然后让那美利坚和袋鼠积极救火才对。
“退休之后,舅舅有什么打算?”吴奇提起了刚才父亲透露的消息问道。
“还没有打算。”
舅舅看起来老了太多。
看来亲戚和外婆,给他的打击不小。
不过谁叫他还有儿孙需要考虑呢?
大伯也在旁边,提起另一件事:“对了,上次东江和鲁东省来人,你最后是怎么解决的啊?”
“上次?”
吴奇顿了一下。
“哦,你说农业电商合作啊?”
“是啊!”大伯点头说:“我都退休好几年了,还有人来找我说情……”
“这件事前景是光明的,但是现在条件不成熟。”吴奇解释道:“只能完成一部分前期的布局,先积累一些未来扩张的经验……”
“条件还不成熟?”
大伯嘟囔着这个词道。
“嗯,条件还不成熟,就像2003年一样,对于电商行业一样,快递、支付这些都不成熟,但是也有了开始的基础了。”吴奇说道:“农村电商也有了基础,但是还要慢慢地开拓……”
“那两个省?”
“先确定下定位。”吴奇掰着手指说:“到底是消费市场?还是材料供应市场?”
“鲁东和东江?”大伯也拿捏不准定位。
“想要开辟农村的消费市场还有很长的一条路走,至少不能让农民只有农业收入一条路走,必须要有其他稳定的收入渠道,才能刺激农村的消费市场……”吴奇解释道:“现在的农村电商,只做农产品供应。”
“直接供应?”
“嗯,直接供应。”吴奇点开了手机说:“大伯,你看这个满意电商的APP。”
“这也不叫满意电商啊?”大伯疑惑地问。
“嗯,确实不叫满意电商。”吴奇点头说:“这是电商集团分出来的另一家网站,我们叫这家公司为拼夕夕……”
“拼夕夕?”
“没错。”吴奇解释道:“具体的网站经营策略,我就不和你说的了。拼夕夕上主打的就是价低、量多,也不想满意商城一般追求品质和种类齐全,拼夕夕上在上个月逐步引入了直销农产品……”
“哦?”大伯和舅舅都一脸好奇地靠过来:“这是鲁东的苹果吗?”
“对,当地扶贫干部帮扶下,一些果农率先做出尝试。”吴奇说道:“你看这边,东江的梨。”
“这些能卖多少?”
舅舅提出了疑惑道。
“这些现在卖不了多少,一天顶多就两三百斤,对于农业杯水车薪。”吴奇解释道:“但这是未来的趋势啊,日渐减少的中间环节,只要把控好了质量问题,地方政府看的是前景啊!”
舅舅恍然。
早期登陆平台的好处多多,至少地方品牌树立得早!
鲁东在卖苹果,关中也卖苹果,顾客到底买哪家?
价格一样的情况下,肯定是倾向于品牌了,鲁东的牌子打出来的早,自然比其他同行更有优势了。
“哦,是这样啊!”
大伯仿佛明白的点头。
“其实对于这两个省份我都不太满意。”吴奇摇着头说:“鲁东和东江一个是沿海省份、一个是中部强省,其实并不太愁地方农产品的销路,鲁东有足够的本地市场,东江可以靠松江的市场……”
“你是说?”
“应该找一些更穷一些的省份。”吴奇说:“最好是农产品在当地严重过剩,在拼夕夕上标注的产品都是白菜价,这才是最快打开农业电商市场的办法。”
“也对。”大伯点头说:“鲁东和东江别看热情,但是总体来说还算安稳,而安稳就不容易求变,而只有中西部穷得快要尿血的省份,才更容易做到你说的拼夕夕的模式……”
三人坐着车,一边聊着天。
精华都市异能 我的手機可能穿越了 線上看-第十四章 枯榮看書
舅舅是准备退休了,母亲反倒准备创业,大伯退休生涯多姿多彩,父亲都快退休七八年了,孙狸一边抱着女儿诗媛,一边翻看香江那边的电子邮件,孕期之后她也准备着复出了。
一行人。
夜晚八点,人民医院。
外婆住在这家医院的ICU快一年时间了……
被妈妈从车上抱下来后,诗媛倒是没有哭闹着,以为又要去什么好玩的地方了?
她乌溜溜的一双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周围世界。
可惜,夜晚的医院,一边得寂静安详,惨白的路灯照着大楼入口。
看着有些格外的渗入。
不过小孩子压根没什么感受,只是睡在襁褓里吐着泡泡……
“到了?”
孙狸有些紧张。
“嗯,不用担心,看一眼就走。”吴奇揽住她的肩膀说:“我送你回香江。”
“你不去看看她吗?”孙狸问。
吴奇知道孙狸提起的她,指事实上的东道主安泉。
吴奇压根没有期望过这些女人们能够完成他一箭双雕的梦想……
越是有独立人格的女人越是不可能容忍!
倒是如日国的石原小姐这种女明星,看透了圈子里的各种乱象之后,才会让自己的人格化更倾向于‘讨好’,即使她们赚的钱已经足够维持奢侈生活。
在面对孙狸这个问题时,吴奇不可捉摸对方内心,那就索性当做听不见地说道:“进去的时候,一定保持安静,唉,有可能见不了几次了。”
孙狸也没有再三追问,好似没问过刚才的话。
只是点头道:“我知道了。”
坐电梯上楼。
不知道是气味的原因,还是医院灯光的原因,女儿诗媛来了医院走廊,有些不安得喊了起来:“啊!啊!”
不是哭闹的那种喊,就是单音节的发声!
“怎么了?”
孙狸低头疑惑。
看着女儿的明亮的大眼睛,吴奇抬头揽住她的肩膀道:“可能是刚睡醒,精力有些旺盛,又看不见我们,想要引起我们注意,才啊啊啊的喊吧?”
“这么聪明吗?”孙狸有些惊讶,低头问女儿道:“是不是这样啊?”
在能看见人之后,女儿也就不喊了,伸着小手好像想要摸母亲的脸……
“到了。”
舅舅走在前面。
值班的护士对他已经很熟悉了:“张先生,是要探望您母亲吗?”
“嗯,新生儿,至少要看祖母一眼。”
舅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复杂神色。
“哦!”护士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孩子道:“我帮你们开门,请不要进去太多人,探望时请保持安静。”
“是,我们明白。”
ICU的病房门打开了。
吴奇和孙狸抱着女儿,舅舅和护士在后面,一行五人走进了病房,父母和大伯等在外面,还一些亲属在走廊上。
“嘘!”护士小声地说:“刚吊完一瓶营养液,心跳还是很平稳的。”
舅舅别开了视线,小声吸溜着鼻子。
孙狸也身体僵硬,因为面前的老太太,已经如同骷髅一般了……
皮肤贴着骨头,经脉都凸起了,身体消瘦得可怜,体重轻的可怕!
吴奇也默默低头不忍再看。
护士叹了一口气。
只有襁褓中的诗媛什么东西都不懂,咿咿呀呀地伸着小手抓着什么?
“嘀嘀嘀!”
心电图急促跳了起来。
床上的老人睁开了浑浊的双眼,环视了一下病房里的环境后……
想开口,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妈?”
舅舅张竹哭腔地叫了一声。
老太太脸上露出一抹‘难看’的微笑,但是从这抹微笑能看得出来……
她是清醒的!
外婆指了指襁褓里的孩子。
“吴奇的女儿,你的外孙孙。”
张竹读懂了母亲眼中流出的惊喜之色,还有一丝的祈求……
“你要看她?”
孙狸闻言半蹲在床边。
把诗媛的脸对着床前的外婆,外婆在护士的扶助下侧过脸,脸上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艰难地从被子里伸出了手……
这是一只颤颤巍巍的手,干枯得都好似骷髅骨头了!
它是那么的缓慢。
在场的人生怕它坚持不住。
而这时,襁褓里伸出来的一只小手迎了上去……
干枯的大手和白嫩的小手在半空中触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