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靈瀾俠影-第148章:紫凝難言紅玉求。看書

靈瀾俠影
小說推薦靈瀾俠影灵澜侠影
“萧姑娘,你说刚才有一黑衣袍客提及十三年前的事?并且事关我和令堂是吗?”
万紫凝听完萧红玉之言,不由自主的从座位上站起,其音深沉,似有若无的阐释着什么。
“回万夫人,正是如此!我原本想借故将其拖住,不想其人听到你来,一个却步,运气而起跳离院落上空,不知所踪。”
萧红玉见状虽有犹疑,但见万紫凝神态陡然紧张,自认为此事定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这般简单。
“原来是这样?此人可曾透露姓名?来人除了一身黑袍打扮,可有特别之处?”
万紫凝闻言问道。
她知道十三年前之事,对自己和萧若锦意味着什么,她不敢大意。
况且此事已过十余年之久,此人又是从何处得知的呢?此人究竟是谁?是敌是友?他的用意究竟为何?难道也是旧时相识?
万紫凝将一切都听在耳里,想在心里。
她知道的是,此事定不会如此简单。
万紫凝想着,将目光再次聚集而来,望了萧红玉一眼,虽未说话,却透着一股模糊不清的力量,让萧红玉等人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萧红玉缓缓而言:
“来人声音十分沙哑,似乎是身体早有旧疾所致。”
“对了,他似乎很想见我娘亲坟墓一面,却不知为何……”
萧红玉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补充道。
“好!我知道了!不过萧姑娘,此事我恐怕无能为力……”
万紫凝听了萧红玉叙述,她虽不明白此人旧事重提,是何用意,但对十三年前之事,她早已答应过萧若锦,今后绝不会提起。且如今萧若锦魂归故土,她更要遵守诺言不可。
萧红玉见状连忙问道:
“万夫人,却是为何?您刚才不是说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吗?”
萧红玉茫然了。
“对!我确实说过,但我答应过故人,有生之年绝不会重提此事,如今你娘亲已魂归故土,你就不必问了。”
万紫凝并未否认她刚刚说的话,但她自有一番判断,那十三年前之事,还是不提的好,不是吗?
“万夫人,难道此事真的与娘亲有关,是吗?”
萧红玉从万紫凝前后的言行举止中发现了些许端倪,自顾自的问道。
“萧姑娘,此事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我劝你今后不要再问了,否则一旦被有心之人利用,恐遭杀身之祸……”
万紫凝闻言缓缓而语,言语虽轻,却字字句句都透着一股警告之意。
这不得不引起萧红玉的怀疑,更让陆灵儿看在眼里,想在心里。
“好!既然前辈不肯说,自有不想说的道理,我也不会勉强,只不过,红玉还有一事相求,还望万前辈看在曾与我娘是旧友的份上,答应红玉。”
萧红玉见状一改常态,作揖以礼,半跪于大殿中央。
这让在场的陆灵儿,万紫凝等人一脸不解。
“萧姑娘,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如此大礼,使不得,使不得……”
万紫凝见状连忙上前,欲试图将其扶起。
却闻萧红玉旦旦之言:
“万前辈若是不肯答应红玉,红玉绝不会起身。”
惹得万紫凝左右为难:
“这……萧姑娘,你就算有事求我,也不用如此跪于我面前,这要是让你的下属看到了,这成何体统。”
“这么说,万前辈还是不肯答应红玉的请求,是吗?”
萧红玉闻言虽有些道理,但她既已跪下,岂会半途而废。
如今比起自身的尊严,她更想让万紫凝答应她接下来的请求,不是吗?
陆灵儿见娘亲仍处于左右为难之态,又见萧红玉一脸认真的模样,这才连忙上前,一边试图将萧红玉从地上拽起,一边对娘亲撒娇道:
“娘,我看您就先答应红玉妹妹吧,要不然她一直长跪不起,到让咱们难堪了!好不好嘛?”
万紫凝原本就没打算拒绝,又见她最疼爱的女儿如此撒娇,只好有些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萧姑娘请起,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我答应你就是。但不得再提十三年前之事。”
万紫凝虽然答应了,但她也有自己的原则,尤其是十三年前的旧事,她似乎很是刻意的隐瞒什么,又似乎在忌惮什么。
然此中缘由,仅万紫凝一人清楚。
“红玉妹妹,娘亲答应你了,你快起来回话吧!”
陆灵儿见状一边说着,一边将萧红玉扶起。
“多谢万前辈!”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靈瀾俠影 線上看-第148章:紫凝難言紅玉求。鑒賞
萧红玉见状缓缓起身,来到座位上坐下,万紫凝等人亦纷纷落座,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萧红玉,正等待萧红玉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大家对此,似乎早已翘首以盼了。
萧红玉亦不再隐瞒,将心中所想一五一十的与万紫凝说了一遍。
不想,未等万紫凝搭话,一旁的萧芸月不乐意了,即刻打断了姐姐之言,斩钉截铁道:
“不行!这这万万不行!姐姐,你虽作为梨花苑新任阁主,但事关整个梨花苑生死存亡,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与梨花苑共存亡,你现在让我和灵儿姐姐她们私自离开,我做不到……”
“哈哈哈!你看你看,萧姑娘,不是万某不想答应你,只是令妹自己做了选择,你让我如何是好?况且令妹所言,皆在情在理,你又何必要一人承担整个梨花苑的生死存亡呢!”
万紫凝闻言朗声而笑。
她如此喜悦,一来,萧红玉提出要让自己将萧芸月带走,她自己断后,试图与梨花苑共存亡。
二来,萧红玉的要求,竟是如此简单,到大大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了。
“月儿,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届时乱战一起,你必须跟随万前辈她们撤出梨花苑,明白吗?”
萧红玉闻言,亦吩咐道。
这对她来说,不过是一场势在必行的旅途。
如今娘亲已逝,月儿便是自己的至亲至爱,她不得不想办法先将月儿保护起来,哪怕要牺牲她的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只要能将妹妹安全送出梨花苑,她早就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
“不行!就算你是阁主又怎样?我作为梨花苑一份子,无论生死,我都会和梨花苑在一起。”
萧芸月岂会不知姐姐如此安排之意,如今娘亲已故,姐姐就是她唯一的亲人了,若是姐姐因此离开了自己,她又岂会一人独活。
萧芸月说什么也不会答应姐姐这份自私的爱。
“你……你难道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
萧红玉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不想萧芸月不但没有丝毫改变,反而语气坚决道:
“反正不管怎样,你不走,我也不会走!”
万紫凝见状这才缓缓而言:
“好了好了!你们姐妹俩不必挣了。我想事情还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糟糕,他宫若新若真不顾江湖道义,对梨花苑出手,我浮影门断不会坐视不理,况且他们诬陷我女儿在先,我正想找机会好好与他们算一算账呢!”
“万前辈,这……一旦你们插手此事,恐会让浮影门陷入两难境地,况且宫若新等人并非等闲之辈,就凭我们几人和梨花苑守卫要与之抗衡,恐没那么容易。”
听闻万紫凝之言,萧红玉连忙解释。
这对她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红玉,月儿妹妹,你们就不必担心了!既然我娘说没事,那就没事。我看夜已深沉,要不大家先回房歇息吧,至于其他事,待明日再说,也不迟嘛!”
陆灵儿闻言搭话。
她没想到娘亲会做出如此决定。
她心想,就算娘亲不打算留下,自己也会留下,与萧红玉她们一起对抗宫若新等人。
如今见娘亲如此支持,她的喜悦之情,可想而知了。
“嗯!如此也好。万前辈,陆姐姐,你们这边请!”
萧红玉闻言,这才缓缓起身,带着万紫凝和陆灵儿等人出了大殿,往住处而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在院落门前,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