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末日螢火》-第一百零七章 無法相信的答案鑒賞

末日螢火
小說推薦末日螢火末日萤火
陈凌风握着信件的手有些颤抖,看到正面的留言,他知道某些追寻了许久的谜团,或许就要有答案了,只是面对兰德斯的尸体,他的心里又升腾起另外一种复杂的感觉。
展开信件,上面满是挤在一起,甚至有些杂乱潦草的字符,或许这正是兰德斯在弥留之际强撑着身体留下的最后的讯息。
陈凌风举着火把,仔细的看着信件的内容,陷入了沉思……
“素未谋面的博士的孩子,请允许我只能这样叫你吧,说来可笑,与你父亲分别之时,我竟然忘记问他你的名字。
但我知道我不会认错人的,剧场门口的碰面让我确认你一定是博士的孩子,因为你实在和他太像了。
原谅我以这样的方式与你正式见面,因为我这副皮囊的确撑不了多久了。又或者你根本无法收到这份讯息,但我相信柏曼会带你找到这里的,虽然那老家伙身手早已退步,但应付这里的机关还是绰绰有余了。
我想首先还是有必要给你介绍下这里的情况,万一柏曼不幸死在通道的机关下,你也有办法从这里出去。
这个庞大的地下建筑其实是当初瑶光城刚建成的时候,那些企业的原始股东们联合秘密建造的,为的是收容自己家族的非法移民。
所谓的非法移民即使那些大家族们不能正常转移的成员,瑶光这座天堂之城留给地上的人们太多的幻想,想要移民到这里的每一名成员,都需要花费大量的金钱和资源,即使对于这些大财阀来说,这也是一笔无法承受的负担。
所以为了巩固以后在瑶光的势力,各大家族除了在明面上缴纳足够的财产,将家族内的重要人物体面的移民到瑶光,背地里则通过隐秘的方式,尽可能多的将自己家族的人员偷渡过来。
这里也就逐渐形成了规模,而随着偷渡的人数不断增加,争斗便再所难免,这也是为什么如今的瑶光在商会的操纵下会有如此多的血腥竞技存在的原因。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末日螢火》-第一百零七章 無法相信的答案相伴
回到这座建筑本身,因为需要保障这么多人的生活,所以设计的通风管道也很多,而这些管道皆是直达地面,你可以借由这些管道走出去,记住,跟着风吹来的方向,很快你便会找到出口。
好了,接下来的内容你必须要认真的记下来,这有关于你父亲的安危,以及很可能关系到人类最后的希望。
首先是最后的萤火小队,我想那一定是博士的安排,虽然我曾今并没有见过这些年轻人,但博士是想让他们将你带到瑶光然后再实施对他的拯救计划,这也是我和柏曼一直潜伏在这里的原因,为的便是有一天能亲自将这条重要的消息传递给你们。
但没曾想那些家伙先一步发现了你们,现在我不知道教官他们是隶属于商会还是原初的瑶光制药,若是属于商会,事情将会变得异常棘手,若是仍属于社长,那便还有回旋的余地。
但不管怎样,绝不可再与那群人正面交锋,他们是一群真真正正的怪物,你在瑶光行动务必完事小心。
萤火小队被关押在中央实验室,也就是瑶光的核心区域,那里必须要五级公民的权限才能进入,是个高度机密和危险的地方。
要想弄到五级公民的权限认证绝非易事,除非商会特别派发,任何瑶光城的居民都拿不到五级的权限。唯一的办法便是向商会挑战,只要能得到所有商会的认可,就能从总理事长那里拿到五级权限的认证。
但这个方法实在是太过困难,目前存在于瑶光的商会皆是人才济济,藏龙卧虎,要想全部击败他们得到认可,属实难比登天。
你必须找到些帮手,在瑶光能够从商会独立出来,给你提供帮助的我想现在只有马尔萨斯家族了,这个有着悠久历史,且实力雄厚的财团曾经受到过你父亲无私的帮助,我想你可以先去联系他们。
该死,我的手开始有些不听使唤了,意识也有些模糊,我必须要…必须要把最后的讯息告诉你。
你的父亲,陈子昂博士他还活着,他被囚禁在…囚禁在巴别塔,巴别塔……
对…对不起,孩子,我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太多的事无法详实的告诉你了,但你记住…记住你的父亲还活着,他…他就在…在巴别塔…巴别塔……”
信件最后的字迹已完全看不清晰,那一定是兰德斯燃烧完了最后的生命意志,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读完信件,陈凌风忽然感到一种说不清的无力感,本以为会是解答一切的答案,谁曾想又牵扯出了更多的谜团。
瑶光错综复杂的商会,能否完全相信的马尔萨斯家族,以及兰德斯所说的巴别塔,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又存在于哪里?
一个又一个的未知讯息将陈凌风重重包围,让他分不清方向。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末日螢火 ptt-第一百零七章 無法相信的答案熱推
陈凌风刚想起身,一张纸条从信件的夹层里掉了出来,他急忙捡起来揣进了衣兜里。
“这封信上写了些什么,有没有指明出口的位置?”梅莉亚从一旁的书桌旁走了过来,在那些翻开的书里她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讯息。
“你知道巴别塔在什么地方吗?”陈凌风有些不太自然的把信件递给了梅莉亚,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见刚才掉落的纸条,但莫名的直觉告诉陈凌风,那张纸条不能让梅莉亚看到。
“巴别塔?那是什么,我从来没没有听说过。”梅莉亚并没有注意陈凌风的举动,接过信件认真的看了起来。
“我真没想到你是陈博士的儿子,为什么你要对我隐瞒?”半晌,梅莉亚放下信件,陈凌风第一次看到她有些生气的表情。
“我……”陈凌风一时间竟想不出应对的话语。
“你欺骗我,你竟然对我有所保留,而我却是将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你了!”梅莉亚的绪突然激动起来,眼眶有些泛红。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没等陈凌风说完,梅莉亚一下扑进了他的怀里。
“我很小气的,不许,不许欺负我,我已经失去了太多的东西,我不想再体验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了,你不能再对我撒谎,答应我。”梅莉亚带着柔弱的哭腔抬起头,双眼闪着泪光,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实在不忍心再去解释些什么。
陈凌风默默的将梅莉亚紧紧的搂进怀里,她也乖巧的伏在他的胸口,慢慢的平息了下来。
“好了,又让你这个色鬼占便宜了,我没事了。不过,以后真的不许再骗我。”梅莉亚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平复了情绪。
“这上面所说的巴别塔我确实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关于马尔萨斯家族我倒是认识个人。
但不管怎样我们必须先从这里出去,明天还有最终的决赛,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经梅莉亚提醒,陈凌风才意识到明天将是骑士竞技最后的比赛日,光耀,那个他不得不去面对的敌人。
两人重新收拾妥当后便按照兰德斯信上所说的顺着风来的方向寻找出路。
在踏出兰德斯房间的时候,陈凌风将兜里的纸条放到火把上化为了灰烬,上面的讯息再度让他陷入了迷茫,他想在骑士竞技完赛后彻底与梅莉亚分别,最后一战获得胜利也算是回报她的离别礼物了。
“不能相信眼前的事实,绝不能相信卡尔德诺,那是遍布荆棘与陷阱的玫瑰。”这是那张纸条上留下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