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txt-第三百三十八章:屠龍戰役推薦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意思是他也要加入这场游戏了吗?一并算在你那一方?”莱茵审视了一遍楚子航,似乎敏锐地从对方沉默寡言的表象后嗅到了别样不同的气味眼睛里充满了饶有趣味。
“双方的游戏变成三方倒是更有意思了一些,不如就地改下规则?哪边的人先死完,哪边获胜?”恺撒扫视了一眼空旷的教堂广场提议,“如果是人数相同的情况下,打防守战我们的狙击手盯死教堂广场的开阔带你们是进不来的。看见斜对面的小楼了吗,中间隔了一片停车场和建筑区,不如就把那里设为临时据点,我们两边最后对冲一波,赢家再跟中途加入的第三方决一胜负?”
“听起来像有组织有纪律地武装械斗,但我无所谓,但私人赌注依旧不变。”莱茵说。
“林年你呢?要不要压点什么东西?”恺撒看向林年。
“我是来打人的,不是来跟你们对赌的。”林年擦了擦手抬头看向恺撒和莱茵,“我现在动手你们会怎么样?”
“反击。”恺撒和莱茵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做出了同样的回答。
“吃定我不会仗着言灵欺负你们?”林年问。
“像你这样的人其实也是很骄傲的啊,有什么矛盾当面说,当面解决,并且让对方心服口服才符合你的作风。”恺撒看着林年轻笑了一下,“如果你的敌人是满编的火力部队,你动用言灵倒是无可厚非,但如果你的对手是个体的话,在条件不对等的情况下,想让你用言灵你也不过去心里的坎儿吧?”
“也就是打人也要在打得对方满地找牙的同时心服口服。”莱茵补充说。
“那既然如此换个规则吧。”林年拍了拍手左右看了一眼狮心会和学生会各自的满编二十人精锐小队,“我打你们全部如何?”
莱茵和恺撒对视了一眼,表情有些微妙,林年看了两人一眼继续说,“我说过今天你们两个是要挨一顿毒打,谁都跑不掉。”
莱茵还是有些不解,不知道‘S’级火气怎么这么大,但恺撒却是明白的林年这家伙根性里的一些属性,这次涉及到他的姐姐也难怪他会这么火冒三丈,不讲道理。
他还清楚的记得之前学院里就发生过类似这档子的事情,有个大三的学长在执行部的任务回来后去心理部治疗,因为一些战场下来后的心理问题情绪失控大闹了一番心理部,丢砸了一些东西伤到了点现场心理部的教员,正好林年的姐姐也在场。
当时林年还在上课,听说到这件事情,起身课也不上了就冲了出去,半分钟赶到现场,踹开心理部三楼的门后,上去就就一脚把情绪失控的学长从窗户边蹬了下去,还好下面是个喷泉不然那位学长大概得摔个骨折或者脑震荡。
事后惊动了校董和风纪委员会,作为风纪委员长的曼施坦因头一次那么生气,在办公室里质问林年怎么能这么冲动,下次万一不是三楼是七楼呢?
林年当时就回了一句话:没事,导师,下次我还敢,我管那傻逼脑袋是不是有问题,碰我姐就是不行,他再来闹事,在七楼我就从七楼踹,在十楼就从十楼踹,一百楼我他妈也踹,踹不死他算他命大。
曼施坦因当时高血压都上来了,看着自己学生那炸毛的状态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事情还不是不了了之了,昂热出面调和把事情压了下来,那个情绪失控的学长亲自上心理部道歉才算完了。
拿‘S’级开玩笑,在守夜人论坛上调侃‘S’级,说他的坏话,编排他的故事都不会出什么大事情,就算甚至你跟踪、骚扰‘S’级对方也只会盯着你骂你一句神经病…可如果你一不小心碰了‘S’级在学院里没多少人知道的那个姐姐,那‘S’级就该找你玩命了。
今天自由一日刚好就让‘S’级处于炸毛的边缘了,这也是为什么恺撒在公共频道里听到林年说他姐中枪的时候瞬间就陷入沉默了。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ptt-第三百三十八章:屠龍戰役鑒賞
不管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碰到别人的底线就该付出代价,要么道歉,要么挨打,要么两者并举。
“你会动用言灵?”狮心会会长并不觉得林年是在讲笑话,之前他的主力部队覆灭的情况还历历在目。
“当然,这样我们的实力就对等了。”林年点头,“既然你们要玩,就玩大一点。”
只是可以使用言灵就自信可以对等一整只火力部队吗?埃尔文·莱茵心里的兴致几乎快要被面前的这个‘S’级点爆了:“能多问一句你的言灵是什么吗?”
“刹那。”林年说。
莱茵听后这才终于恍然大悟了,难怪他的部队到全灭为止敌人都找不到…那种诡异的清场效果似乎也只有这种神速系言灵可以做到,这也不免让他想到了学院里另一个神速系言灵的使用者——希尔伯特·让·昂热。
林年和昂热都是‘S’级,并且都是神速系言灵,若是将他们放在一起比较高低…
“不过你的提议成立的话…那这算什么?”恺撒抱着手,看了眼两边早已经全副武装,蓄势待发的满编小队表情有些耐人寻味,“RPG类的推BOSS游戏?”
“不,应该是龙族入侵。”莱茵忽然说,“有史以来第一次狮心会和学生会倾力合作。”
恺撒愣了老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但眼里明显泛起了浓厚的兴趣,“如果是龙族入侵的话的确倒也不会跟我们讲什么规则了…据我所知言灵这种东西本来在纯血龙族面前就难以释放,倒也蛮符合现在我们的处境。”
…这么一看来‘S’级的林年现在杵在这里,超规格的言灵随时都可以释放,又有一人之力屠灭整个狮心会主力部队的战绩,怎么看这么都非人哉。
如果换纯血龙族打入卡塞尔学院大概也就这战力了吧?要知道现实龙族苏醒的案例里多半都是以人形姿态出现的,并且都是伴随着大片大片的混血种毙亡…万年花园往前的狮心会阵亡部队的惨状还历历在目呢。
“不过真会有纯血龙族胆大到杀进敌人老窝吗?”学生会主席又忍不住提出了个小问题,“难道这次杀入我们学院的是一只龙王?”
“如果目标是龙王的话岂不是更好了?”狮心会会长笑着反问,“这个剧本很有意思你不觉得吗?简直就像…屠龙战役一样!”
“学生会的主席,你难道没有做过上课上到一半龙族入侵,你飞身出去拔出刀枪拯救世界的白日梦吗?”
“天天做。”
恺撒头一次高看了这位狮心会会长一眼,狮心会和学生会居然头一次地在某件事上达成了共识,“这简直不要太有意思了。”
双方一拍即合,脸上都挂上了同样爽朗期待的笑容,像是孩子找到了新玩具…或者说两个大龄中二病患者找到了新剧本。
“随你们怎么想。”
林年把菊一文字则宗拿了起来淡淡地说,“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后你不找我,我也会去找你们,在这十分钟内我会在原地等你们。”
“那你的朋友呢?”恺撒看向林年身后一直沉默不言活像个背后灵似的楚子航。
“你不用管他。”林年说,“他会照顾好自己的。”
“在狮心会和学生会的夹击中?他应该跟你一样是新生吧?”恺撒挑眉多看了楚子航一眼,对方也在细细地打量着他,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总是冲着他的嘴看。
“操心好你自己吧。”林年平静地说。
“真是冷淡啊。”恺撒无所谓笑了一下,知道林年现在正在气头上,呛自己也再正常不过了。
“恺撒·加图索,在干掉龙王之后再考虑我们之间的胜负?”埃尔文·莱茵带上了面罩声音低沉了下来。
“正有此意。”恺撒笑了笑说。未战言败不是他们的风格,就算敌人是火力全开的‘S’级,他们也将自己先放在了胜利的一方。
“合作无间。”
在确定了更多临时变更自由一日主题的细节之后,狮心会会长主动伸出了手跟恺撒重重握了一下,再转身头也不回地走向了自己的一方。
回头走向教堂的恺撒,忍不住多看了一眼重新坐下在格欧费茵女神雕像下的林年轻笑着自言自语道:“事情好像变得更有趣起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