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 txt-第五二二章 整肅分享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旨意宣读出来,大理寺众人固然是大惊失色,便是秦逍亦觉得匪夷所思。
杀了成国夫人的人,所有人都觉得秦逍大祸临头,可是圣人却宽厚大量,并没有因此而严惩秦逍,只是罚俸半年以示惩戒,这让秦逍只觉得圣人还算通情达理,是个顾全大局的人。
但宫里却给予如此赏赐,着实让秦逍难以置信。
“秦少卿,赶紧接旨啊!”通事舍人见秦逍一脸发怔,立刻提醒。
秦逍回过神来,急忙双手举起,接过了圣旨,高声道:“臣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其他官员一个个都是百思不得其解,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秦逍。
本来接过圣旨,便可以起身,但包括苏瑜在内,一时都有些发呆,没有人起来。
“有旨!”通事舍人竟然又取了一道旨意出来。
众人都是诧异,却也都是急忙伏地接旨。
“诏曰:大唐以法治国,国法重于天,大理寺乃大唐法司衙门,庄严之所,受人冲撞,不知维护国法之尊严,尸位素餐,可恨,可恨,可恨!”通事舍人神情并茂,大理寺众官员却都已经是显出惶恐之色,听得通事舍人继续宣道:“国之用人,唯才而用,才德尽失,才不勘用,德不配位,亦将动摇国之根本。自即日起,着大理寺卿苏瑜、少卿秦逍整肃大理寺,用才弃庸,去芜存菁,以护国法之尊,钦此!”
这道旨意旨意的措辞十分严厉,甚至连用三个可恨,由此可见圣人对大理寺的失望。
要紧的是最后几句话,在场的大理寺官员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旨意令苏瑜和秦逍整肃大理寺,甚至不只是严明法令,而是直接对大理寺进行大刀阔发的改变。
用才弃庸,去芜存菁!
这八个字宛若刀刃一样刺入众官员的心中。
圣人的意思,分明是要罢免大理寺诸多官员,再启用更合适的人选,而这样的权力,则是落在了苏瑜和秦逍的手中。
惊骇之余,所有的官员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秦逍杀了成国夫人的侍卫,不过是罚俸半年,可是转眼却又重重赏赐秦逍,那半年俸禄在这些赏赐前,九牛一毛,弥补百倍不止。
非但如此,圣人竟然还将大理寺官员的整肃任免之权交到了秦逍的手中。
甚至有人在心中怀疑圣人是不是疯了。
但心思缜密的官员却感觉到,圣人很可能是想利用此事向天下人表明,圣人是大唐天子,并不是夏侯家的人,对抗国法,就算是至亲也不会袒护纵容。
如此一来,天子的威仪更将令人敬服。
不过所有人都敏锐地捕捉到,这道旨意里,只是让苏瑜和秦逍二人整肃大理寺,换句话说,整个大理寺,除了苏瑜和秦逍的位置很稳固,其他人都将在整肃范围之内,是去是留,都将由这两位来决定。
即使是大理寺另一位少卿云禄,也难保不会被赶出大理寺。
“苏大人,秦大人,两位领旨谢恩吧!”通事舍人卷起圣旨,含笑道。
苏瑜和秦逍立刻同声道:“谢主隆恩!”
苏瑜抬手接过圣旨,这才起身来,秦逍正要起身,身后两名官员几乎是同时抢出,上前来扶住秦逍,一人甚至关心道:“大人小心!”
两人左右搀着秦逍的胳膊,扶起了秦逍,后面其他官员都是心中咒骂,埋怨自己离秦少卿太远,没能及时上前。
“圣人的旨意已经宣读了。”通事舍人道:“两位大人接过旨意,就尽快按照旨意办差,莫让圣人失望。”
“老臣和秦少卿一定默契办差,绝不会辜负圣人期许。”苏瑜忙道,送别了通事舍人,院内一片肃静,众官员面面相觑,却又都看向苏瑜和秦逍,心中俱都是忐忑不已。
“秦少卿,进老夫屋里喝杯茶?”苏瑜心里其实是长出了一口气。
秦逍知道这老家伙一定是有话和自己说,拱手道:“听大人吩咐。”
“大人…..!”众官员簇拥上来,一个个面带紧张忐忑之色,云禄更是紧张无比。
按照道理来说,既然让秦逍这位少卿协助堂官整肃大理寺,同为少卿的云禄自然也会参与其中,但旨意里却并没有提及云禄,如此一来,云禄是否还能在大理寺待下去,就看秦逍的意思了。
众人并没有忘记,方才刚见到秦逍,云禄对秦逍可是不怎么客气。
更要命的是,之前在老堂官的屋里,云禄可是冒犯过苏瑜,而且知道秦逍回来,在苏瑜还没有起身的情况下,第一个便要冲出去,这在官场可是犯了天大的忌讳。
“都不要说了。”苏瑜抬手止住:“圣人的旨意,老夫和秦少卿自然要遵旨去办。圣人所言极是,大理寺许多人尸位素餐,终日无所事事,吃着朝廷的俸禄,却不为圣人分忧,如此下去,那还了得?老夫先和秦少卿会慎重商议,你们先都回各自的位置,这事儿也可能一时半刻就见分晓,都不要着急。圣人也说了,用人唯才,有才干的官员,那是肯定要留下来的。”
众人心想说到尸位素餐,大理寺排在第一位的就是你这位堂官大人,但这样的话谁又敢说一个字。
看着苏瑜和秦逍离开,官员们三五成群簇拥在一起,唉声叹气,忐忑不已。
回到屋里,苏瑜先给秦逍倒了一杯茶,这才笑道:“圣人英明,秦少卿也是吉人自有天相。不瞒你说,昨天知道你进了宫,老夫可是一直担心,不过想着圣人英明神武,你秦少卿所做的事情更是依法办事,圣人睿智,绝不可能因为成国夫人而不顾国法之重,应该不会为难你。现在看来,老夫还是有先见之明的,秦少卿安然无恙,老夫心中甚是宽慰。”
“劳烦大人记挂了。”秦逍笑道:“入宫之后,圣人确实训斥下官鲁莽冲动,不过对于下官维护国法朝纲却是很为赞许。”拱手道:“圣人英明,下官才躲过一劫,否则这条性命只怕是保不住了。”
苏瑜皱起眉头,道:“听说前晚你与那些侍卫交手的时候,大理寺的刑差躲在一旁不敢上前?真是岂有此理。”随即叹道:“说起来,老夫也是有责任的。老夫素来不喜与人为难,不过有句话说得好,慈不掌兵义不掌财,老夫待他们太过宽厚,他们竟然连维护国法之责都忘了。圣人这道旨意来得及时,大理寺确实要从严整肃一番了。”
“大人如有什么吩咐,下官竭力去办。”
“不不不。”苏瑜连连摆手:“这次整肃大理寺,你来主持,老夫从旁协助,有什么难处,老夫来帮你解决。”
“这…..!”
“秦少卿,老夫一大把年纪了,不似你们年轻人虎气十足。”苏瑜叹道:“要整肃大理寺,必须要雷霆手段,老夫和他们待的时间太长,真要整肃起来,到时候只怕心软。反倒是你,刚来大理寺不久,和他们还不是很熟悉,整肃起来,不用在乎和他们有什么交情,不称职的官员当免则免,若是有合适的人选能够递补进大理寺,那也是再好不过了。”
秦逍沉吟了片刻,才道:“大人,其实大理寺许多官员未必真的是不想干事,也不是因为没有才干,而是刑部这么多年把持着刑名之权,大理寺许多官员想干事也是干不成,在刑部的打压下,难免心灰意冷,也就变得懒散怠慢。”
苏瑜眼睛一亮,忙道:“秦少卿年纪轻轻,但这见识可非常人能比。你说的没错,不是他们不想干事,而是刑部的打压,让许多官员无事可做。其实咱们大理寺这些官员,有不少德才兼备之人,真要办起差来,还是能让人放心。圣人也说了,去芜存菁,不称职的咱们自然不能让他继续留在大理寺,不过有才干之人,能保还是要保的。”
“大理寺的官员也就罢了。”秦逍神色冷峻起来:“不过咱们大理寺的刑差实在是让下官很失望。大人,咱们大理寺手底下有多少可以调用的刑差?”
“大理寺有两班人马。”苏瑜解释道:“昼班有刑差八十八人,夜班也是八十八人,这不算监牢的大理寺狱卒,也没有算大理寺内的杂役,一百七十六人是大理寺的编制,咱们大理寺可以随时调动。”抬手示意秦逍喝茶,继续道:“如果人手不够,大理寺有权从京都府调人,其实在圣人登基之前,大理寺甚至有权从刑部调人,京都三法司衙门的人,大理寺是有权调动的。”
秦逍微微颔首,苏瑜缓缓道:“不过你也知道,如今的情势不同,刑部的人肯定不听我们的,京都府的人也要听从刑部的调动,所以大理寺真正能够调动的人手,其实也只有这两百来号人。当然,真要向京都府下令调人,他们应该也不敢拒绝,在京都办差,有这些人手也就足够了,实在人手不够,还可以向兵部打个招呼,让他们调动武卫营的人手来帮忙。”抚须笑道:“京都武卫营有五千兵马,人马多的是。”
“其他的人马咱们管不着,但大理寺这两百刑差,确实要立刻整肃了。”秦逍道:“连大理寺的安危都无法保护,这帮刑差还如何缉捕凶犯?大人,大理寺的官员先不说,但手底下的刑差,确实要换一批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