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9q54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第三百四十六章 王寅終於要行動了-my8zh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赵国公府
长孙无忌本身也是世家出身,只不过只是一个支脉。
长时间没什么往来,加上长孙无忌独掌大唐钢铁产业,说实话现在他也看不上主家那点资源人脉什么的了。
即便抛开王寅的仙人身份,就光他拿出来的这么些个好东西,长孙无忌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站在王寅这边了。
之前自从陛下去过一次王寅家里后,皇子之间的关系就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长孙无忌这种老狐狸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一件惊悚的事情:皇子们之间的内斗不见了!
不是那种表面上的和和气气,而是真的没有内斗了。。。
这一发现当初可是着实把他给吓了一大跳的,心中甚至有过猜测:这帮瓜娃子不会要集体造反吧。。。
絕世刀主 百裏刀
可是后来他发现这些皇子虽然手下的谋士还在,但一个个都开始发奋图强了,就连李恪这种因为血缘关系无缘皇位的人都被李世民重用了,这要是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啊!
最后可能是李世民看自己这个大舅子实在是块憋出内伤了,便找了个机会把地球和日不落帝国之类的事情给他讲述了一番,长孙无忌终于才算是搞明白了这一切的根本原因。
搞明白之后他更加坚定的选择了站在王寅这边了: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将来李承乾这皇位是妥妥的跑不掉了。李承乾是谁,自己的外甥啊!
到时候李承乾登记了自己还不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了?!
谁特么还在意世家不世家的?!
长孙无忌本身就是世家出身,对于世家的毒瘤情况那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到时候甭说别人,他长孙无忌自己就得想办法带头搞世家了!
毕竟世家的弊端太明显了,继续存在下去会眼中阻碍皇家和长孙家的利益的。
现在有了李承乾这个稳赚不赔的股儿,长孙无忌要是不选择王寅那才真的是傻逼了:毕竟现在瞎子都看的出来,王寅和陛下是穿一条裤子的了。
长孙无忌至今还记得当初用王寅的炼钢技术搞出来钢铁之后,自己差点被那个产量给吓尿的样子。。。
之前世家折腾的时候长孙无忌第一时间就进入了看戏状态。
自从之前得出王寅有着某种轻易颠覆皇权的猜测之后,长孙无忌一直对王寅保持了浓厚的兴趣,没想到没等多久机会就给来了。
“这回世家都给打脸上了,你王寅有什么手段也该施展出一二了吧。”当时酒楼配方泄露事件发生后,长孙无忌是这么想的。
结果王寅的无动于衷直接把他给搞蒙了。。。
“难道这小子是在憋什么坏水?”猜测王寅可能是在憋大招,长孙无忌选择了继续观望。
到后来大棚被毁蔬菜被偷,王寅还是没有做出任何反应,长孙无忌直接被闪到腰了。。。
笑話開心壹刻
直到王寅的所有产业全部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后,长孙无忌再也坐不住了。。。
你这有什么坏水儿也该憋出来了吧?到现在还无动于衷是闹哪样?
最后长孙无忌只得去找李世民解惑了,不然怕自己被憋死了。
“辅机,你有疑惑应该去问王寅啊,此事朕也不知啊”李世民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
然后长孙无忌就走了。
李世民刚才虽然嘴里那么说着,但是脸上分明是一副‘坐着看戏就完事了’的表情。。。
陛下说看戏,咱就等着看戏。。。
几天后,程夫人娘家人来到了卢国公府,看着府里一切正常的样子顿时不由懵逼:不是有要紧的事情么?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要紧呢。。。
傲然干坤 妙笔生花
同程咬金通过气儿之后王寅摸了摸下巴:“是时候收网了。。。”
世家们看到王寅都被欺负成这样了还是完全没反应,顿时便觉得搞一波大的了。。。
郑府
郑青最近很焦虑。
之前郑家搞王寅的时候他就极力劝阻过,可是他的分量明显不够,说出去的话根本没人听,最后反而还被郑泽给训了一顿。。。
守护甜心只软绵绵的心 冰糖丸子
看着世家们联合起来越搞越厉害,最后更是一把火把仙人的产业全给烧了之后,郑青再也坐不住了!
虽然没见过王寅施展什么厉害的仙术,但是郑青始终有一种感觉:要是郑家跟王寅这个仙人作对的话,将来是要倒大霉的!
盜墓江山 東郊府尹
郑青也说不出为什么反正直觉就是告诉他会这样。
对于自己的直觉,郑青是很信任的:之前自己被直觉救过很多次,不管是官场上还是生活中。
尤其是最近几个晚上更是接连被噩梦惊醒后,郑青更是确定这种直觉。
想到刚才的噩梦郑青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无边的黑暗、无尽的鲜血。。。
“夫君,你又作噩梦了么。。。”郑夫人见状去过旁边的丝巾帮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夫人。。。我没事。。。”郑青喘着粗气轻轻握住了夫人的手,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
郑青知道,若是任由郑家这样搞下去,自己也是要跟着倒大霉了!
说起来他虽然是郑家出身,只不过地位实在是不咋地;再加上跟郑家那边也不怎么对付,郑青第二天直接干了一件‘大事’:先是公开和郑家撇清了关系,随即又玩了一手‘辞官走人’。
毕竟自己这官职是郑家给谋的,既然都撇清关系了自然也不好继续做下去了。
好在他这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不过位置倒是的确不怎么重要。所以郑青干脆连流程都没走,直接把官袍一脱大印一挂就跑路了,跑的是无比的干脆和果断。。。
临行前还差人偷偷去了王寅家一趟,将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告诉了王寅。
将军府
“这个郑青倒是有点意思。”王寅得到消息后摸着下巴笑了笑:“虽然没什么用,不过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只不过这消息说的太模糊了,”程凌雪摇了摇头:“具体郑家会怎么做还是不知道啊?”
“还能怎么办?”王寅撇了撇嘴:“无非就是蹬鼻子上脸呗。”
“我还没出手呢,你们倒是先等不及了。。。”王寅敲了敲沙发的扶手:“既然你们这么热情,我也不好让你们失望了。。。”
不过这次王寅没准备再等下去了:毕竟他可不想弄的自己府里全都是血,那样可就太‘污染环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