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bqjm优美言情小說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第167章 同父異母親兄妹熱推-4uzcl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小說推薦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就在刚才等黄靖宇的空档,白楚带着向敏去医院做了一下孕检,毕竟验孕棒有的时候检查出来不准确,如果能够很幸运的没有怀孕,那么对小敏的损失和伤害是最小的。
如果真的怀孕了也要早做打算,这孩子怕是生不下来了……这4个月以来,向敏对黄靖宇早就已经情根深重,深深的依赖着。
但是现在当她怀上黄靖宇的孩子的时候,却要遭遇这样的折磨……
这是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是!我开心,我开心死了,我承认,我接近你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要让你们一家人付出代价,常常我的痛苦!我成功了,不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黄靖宇笑的癫狂而又嚣张,眼角却留出了泪水。
向敏忍不住伸出手,狠狠的扇了黄靖宇一个巴掌,但是却因为用力过大,不小心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黄靖宇的手抬了抬,上去扶,但是却没有动。
“你这个恶魔!你会遭报应的,我就算是死了到地狱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遇到一个渣男,一辈子都毁灭了……
向敏又有了去死的冲动,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她要拉着黄靖宇一起死。
“ 呵,你知道你妈当年是怎么对我的吗?”黄靖宇蹲下身子,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向敏眼眸之中,满是复杂之色。
“我妈怎么对你的,你说我妈能怎么对你?”
向敏从小到大对这个哥哥完全没有印象,就连父母是二婚的这个事情也全然不知道,这20多年来,向敏一直都受到父母的全身心的疼爱,是家里的小公主。
“你妈妈把年仅三岁的我丢在厕所里,然后让人贩子把我给抱走,卖到偏远的乡村去!仅仅只是为了让你成为独生女!”
黄靖宇一字一句的言语,宛若一个锤子一样重重的敲击在向敏的心堂上。
“你胡说八道,我妈妈不是这样的人!”
在向敏的印象中,他的妈妈是一个唠叨而又温柔的女人,心地善良,胆子也很小,平时就算是看到路上的野猫被车压死了,都会心里不舒服而眼眶红润,平时看到那些被人贩子拐卖的新闻案件时候,更是会义愤填膺,怎么可能会自己做这样的事。
“我胡说八道?向敏,你是不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什么委屈父母疼爱?你要知道这一切都是牺牲了我换来的!!你的一双好父母啊,你的父亲为了娶你的母亲,亲手掐死了我的母亲,你的母亲更绝,把我卖给人贩子,你们这一家人真的好绝!!”
黄靖宇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向敏害怕极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黄靖宇这般模样。
白楚在一旁只是看着没有说话,她发现黄靖宇的眼眸之中的痛苦愈发的明显,在说出这些事情之后,他的目光也止不住的在向敏的身上,那眼眸之中有一丝愤怒,有一丝难受,更有一丝心疼。
以白楚的直觉来看黄靖宇一定是喜欢向敏的,而且黄靖宇和向敏的星盘合盘指数匹配率非常的高,很多个星相都是合相,说明他们是非常适合做夫妻或者是兄弟姐妹。
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白楚想这应该是向敏的父母到了。
“进来吧。”
门口进来了两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夫妇。
澍颢右倾
我親愛的鬼丈夫 月殤
男人留着一寸板寸头,鬓角的头发已经微微泛白了,身上穿着一件皮质的黑夹克,看着十分质朴。
網遊之神話伊始
少天真了
爱错亿万总裁
女人也是十分朴素的打扮,一头微微卷的头发被整体扎在了身后,上身穿着一件像是花衬衫一般的黄色外衣,下身穿着一条丝绸裤。
女人看到向敏蹲在地下哭,当即吓坏了,赶紧去把向敏从地上扶起来。
“敏儿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这人便是向敏的母亲黄雨。
向敏的父亲向国渊看着面前的这场景也呆滞了。
“妈妈,他就是黄靖宇!”向敏伸手指着黄靖宇说道。
黄雨抬眼一看,却发现黄靖宇用十分凶恶的眼神看着她,仿佛要把他吃干抹净一般。
黄靖宇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女人心中百味陈杂。
整整20多年过去了,面前的女人苍老了许多,却还是依然那个样子,就算化成灰他也记得。
“这到底是咋了嘛!你们这是吵架了吗!小年轻的吵架很正常的,有什么就好好讲!”黄雨劝道。
“爸!我问你!他说,在妈妈之前你还有个老婆,和孩子是真的吗!”
向敏的目光看向了向国渊,眼眸之中满是探究。
“敏儿你听谁说的?”
向国渊不答反问。
“你回答我爸爸是不是真的!他还说你为了娶妈妈,掐死了你原来的老婆是这样吗?”
“没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黄靖宇突然冲到了向国渊的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衣领。
“你再敢说一遍你没有!你没有掐死黄冬临!你有没有!你再说一遍!向国渊,你这个禽兽,你这个恶魔,你这个懦夫,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人!你抛妻弃子,你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向国渊一下子就懵了,黄靖宇伸出手掐住了向国渊的脖子的举动,引得向敏和黄雨惊叫连连。
向国渊被猝不及防的掐住了,难以呼吸,一直咳嗽,满脸通红。
白楚站起身,走到黄靖宇身后,拎起了黄靖宇的衣领,随后往旁边拽去,王靖宇使劲挣脱,白楚便往他后背的穴位一敲,疼的黄靖宇放开了向国渊。
“不想坐牢的话,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白楚皱着眉说道。
“你是谁!你怎么认识黄冬临?”向国渊生呼吸了几口气问道。
“我怎么认识黄冬临?向国渊你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黄靖宇咆哮道。
向国渊盯着黄靖宇猛看,但是还是没有瞧出什么东西来,突然他好像是意识到了些什么,脸色逐渐呆滞,指着黄靖宇,“你是小宇……你……”
“呵呵,不容易啊,我不提醒你,你连我的名字叫什么都忘记了吧?”
“……小宇,对不起……这么多年来你过得怎么样……是爸爸不好,这些年我们其实一直都有在找你,可是没有找到你……当年你被人贩子抓去的那个山村我们也已经去过了,可是别人说你人还没有到那呢又被另外一伙人贩子给带走了,就失去了音讯,我们不是故意不来找你的……”